站内检索
您当前的位置 : 海北新闻网梦幻海北
【祁连山文艺丛书】祁建青及其青稞散文之我见
来源:海北文联
作者:哇德玛·赛让
发布时间:2024-05-04 10:13:30
编辑:李启阳

  30年前,在青海文坛,说到散文家祁建青的名字,恐怕有一些人还比较陌生,包括我,一个在当时怀揣文学梦想,却苦于对码字笔耕不得要领的人。而30年后,在历经岁月的沧桑和人生的磨炼之后,作为文学行里的一员,我自然是清晰地看到了青海文坛这方天地的潮起潮落。并因此关注与青海文学相关的创作现象,尤其是散文家祁建青,身为军人,却立足乡土,执着于用百姓生活和文化视野为基调的乡村叙事。当然,这期间祁建青笔下也出过如《敦煌》《我所认识的两条河流和一条哈达》等一些可称为鸿篇巨制的历史、文化及思想随笔。但是就我的兴趣而言,我所关注的仍然是我在阅读中容易沉入进去的乡土散文,尤其是与土乡大地有关的那些亲切的篇什。

  就祁建青在散文创作方面取得的成果来说,而今的青海文坛已经是有目共睹了。如《玉树临风》的出版,当时那是好评如潮。随后出版的《瓦蓝青稞》,更是为一个创作流派树起了一面飒然迎风、光彩悦目的大旗。而祁建青本人,也由此而成为这个流派,即“青稞流派”的倡导者和创作实践中的领军人物。

  而这,正好就是今天这个研讨会上的核心话题。

  我认为,作为“青稞流派”的领军人物,以青稞为主题的散文创作,是祁建青散文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青稞,作为一种高原农作物,自高原先民在这里扎根创业、繁衍生息,岁月沧桑,确实是承载了许多自然和文化的东西。如我作为一个土族人所了解和传承而来的,青稞是土族人生命的根,是认识世界放眼未来的依靠;是文化的源头和一切民俗生成的沃土。以土族人口头传唱的长调甚至《唐德格玛》等史诗而论,其中青稞,都是首当其冲的角色。而这一些,在祁建青的青稞散文中,都有充分的表达。过去的岁月里,或许是土族文化相对弱势的原因吧,关于土乡的青稞人生,则是遗憾地没能引起文化人足够的重视,而归于平淡和“本当如此”的沉静状态。直到后来,在军旅作家祁建青的笔触开始伸入到这片文化领地以后,关于青稞的 苍茫历史,以及由此创造和衍生的别样人生和文化建构,才被文学界所重视。随之而来的是“青稞流派”的诞生和不断地发扬光大。

  后来随着“青稞流派”影响的扩大,和青稞写作的不断开掘,国刊也开始选发一些作品,而其中祁建青“青稞散文”创作无疑显示出强劲的势头。以其去年《人民文学》七月刊发的《青稞肖像画》为例, 甚至可以认为是“青稞散文系列”中的核心和梁柱。

  关于这部作品,从文本、文化,以及青稞散文可能开拓的深度和空间等方面,都是有一定感想的。

  关于农作物,凡经营过的人,大致的经验,是要熟悉作物的习性,要勤劳和吃得了苦。自然,这在祁建青笔下也不例外。不同的是,作为生长于青海等高寒地带的青稞,除此而外,还有着有别于其他的仪式感和文化气象的。

  原来,青稞自播种开始,就被赋予了一种精神、一种信念和植根于人间的责任。如文中所述,青稞的播种,是在冻土之上。那是在春风和清明之间,在一番马不停蹄的劳作之后,青稞籽种一粒不剩全部播进土里。随后,就是率性地等待。这种等待,在作者笔下,那是 :隆冬般的早春夜,外面冰天雪地,天寒地冻;

  屋里炉火彤红,暖暖融融,一家子慢条斯理暄着话儿,瞌睡袭来 打着盹儿。地里稞芽怎样了,有什么动静?这是第三,完全不用管,你该睡睡,该吃吃。

  那么,接下来就没事儿了吗?当然不是。接下来的事儿,一是在心里头,一是在仪式中。只是,这里所谓的仪式,并不是指盛大的场景、繁琐的仪规,而是由心而生的对上天的敬畏、对土地的感恩。诚如文中描述:土地是冰冻的,晚些播种可以吗?当然不行。若待土壤基本解冻,播种就生生延误了时机。分三步走 的下种、出苗、分蘖,直至吐穗,锁定七月,必须吐穗。播种晚,步步晚,还能再迟吗?高低使不得。

  这里,对于青稞被播入冻土的叙述,显然是既有经验上的点滴分寸,又有认识上的广阔视野。依文中的话说:是向冰说了不,还是义无反顾拥抱了冰?青稞的破冰之旅,一个充满生命哲学与美学光环的诱人课题,直接挑战情商智商。农业学者和文人们一样兴致浓厚,角度有所不同,心思目标相像,此处应有一篇文笔暖人的精彩专业论文。莫道英雄不问出处,小秘密包含着一个大秘密,业界和世人高看一眼的祁连山青稞,展示了卓尔不群的气质。

  祁建青的文字,从来是理性和诗性的结合。本文也是。当其面对黑土地,面对播种后的原野时,通过第一人称的表述,在抒发自己的情感时,水到渠成,带出了农人的心态 :

  播种后的原野,物象纯净,能见度通透。雪白的云团缱绻在空中,天空是柔情蜜意的蓝。冬去了,春来了,寒冷、痛楚逐渐消弭四散,温暖、舒服悄悄萌生滋长。这一跪,正是时候。亲切的达坂山,亲切的冷龙岭,我的双臂能够一揽入怀。这一跪,讨巧又讨喜。跪了地,跪了天,跪了祖先,心意满满尽至膝下。是的,有很久没有这样跪了。这捧心捧肺的礼仪哪儿有?仅为慈悲的大地之母、青春永驻的土地、孕育复苏的祥瑞时节,我神清气爽,跪姿庄重。请不要管我,我就想这样多跪一会儿。这一跪,跪了小小稞苗,跪了亲亲的种青稞的人。这一跪拜,胜过所有感谢、感激、感恩的语言。

  请原谅这段有些过长的引用,我是实在找不出能胜出这段文字的评语。换句话说,这段诗意的文字,实际是从一个亲历者的角度,反映出青稞大地的博大、温暖和养育生命的真诚、执着。面对这样的原野,一切人为设置的仪式都是多余的,仪式其实就在你的心中,在你面对麦香盈野的感动里。

  作为散文作品,是短好,还是长好,似乎至今也不见有定论。

  但是我以为,要写透一件事,篇幅过短,显然不容易做到。就像本篇,只有通过作者劲健的笔力,作鸿篇巨制式的展开,才能为读者呈现出关于高原厚土、关于青稞大地的神圣、神奇和神采。

  总之,赏读这部作品,那自然是秉承了其结构宏大、视野开阔、夹叙夹议的一贯风格。但是不同的是这篇散文视野更为开阔,主题更为丰厚,论理说事显得更有主见, 行文上甚至引入小说笔法, 从而因相应的故事性而吸引读者,并给读者足够的想象空间而满足读者的参与兴致。

  放眼“青稞流派”,不用说,军旅作家祁建青的创作那是题材广阔,表现也更为丰富,不论其思想,还是笔力,都呈现出一种坚挺开进的果敢和豪迈气质。因此,作为“青稞散文”的忠实 读者和创作的同路人,我认为“青稞流派散文”风格已经形成,影响日益扩大,也呈现出强劲的创作后劲。那么,就让我们在祁建青等作家的号召和影响下,为“青稞流派”大厦的建成,用心用情和用力,继续添砖加瓦吧!

推荐阅读
州委审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召开 夏吾杰主持并讲话
夏吾杰看望慰问劳动模范
海北州“青海骢杯”青海湖青海骢马超级联赛开幕 夏吾杰宣布活动开幕 张胜源致辞
夏吾杰、张胜源在西海体育场召开马超联赛现场会议
24H热点
习近平向全国广大青年致以节日祝贺和诚挚问候
“秸”尽全力!海北州秸秆综合利用率稳定在90%以上
海北州一季度牛羊出栏同比增长29.21%
共有7416.7万名!
全省安全生产视频调度会召开
青海原子城基地培训有限公司揭牌暨2024年度红色研...
组图丨海北“马超”联赛精彩瞬间
策马扬鞭 超轶绝尘丨海北州“青海骢杯”青海湖青海...
海北“马超”联赛完美收官 所有奖项各归其主
海北州“马超联赛”精彩呈现 | 土种速度马3000米
视听海北
海北州庆五一 “马超联赛”——非遗展示《螭鼓舞》+白嘎
海北州庆五一 “马超...
海北州庆五一 “马超联赛”——藏戏《阿佳拉姆》
海北州庆五一 “马超...
海北州庆五一 “马超联赛”——马驹展示队
海北州庆五一 “马超...
海北州庆五一 “马超联赛”——白牦牛展示队
海北州庆五一 “马超...
海北州庆五一“马超联赛”——藏羊展示队
海北州庆五一“马超...
海北州庆五一“马超联赛”——骆驼展示队
海北州庆五一“马超...
海北州庆五一“马超联赛”——“青海骢”马上国旗展示队
海北州庆五一“马超...
海北州庆五一“马超联赛”——威风锣鼓
海北州庆五一“马超...
主办:中共海北州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: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
免责声明:海北新闻网由中共海北州委宣传部主办,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提供技术支持和域名备案管理。网站内容发布和审核均由海北州委宣传部负责。
E-mail:webmaster@qhnews.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:63120190003 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
img

【祁连山文艺丛书】祁建青及其青稞散文之我见

海北文联
2024-05-04 10:13
海北新闻发布门户网站
长按识别二维码查看全文
img

【祁连山文艺丛书】祁建青及其青稞散文之我见

海北文联
2024-05-04 10:13
海北新闻发布门户网站
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或发送给朋友、保存图片
您当前的位置 : 海北新闻网梦幻海北

【祁连山文艺丛书】祁建青及其青稞散文之我见

  • 来源:海北文联
  • 发布时间:2024-05-04
  • 编辑:李启阳

  30年前,在青海文坛,说到散文家祁建青的名字,恐怕有一些人还比较陌生,包括我,一个在当时怀揣文学梦想,却苦于对码字笔耕不得要领的人。而30年后,在历经岁月的沧桑和人生的磨炼之后,作为文学行里的一员,我自然是清晰地看到了青海文坛这方天地的潮起潮落。并因此关注与青海文学相关的创作现象,尤其是散文家祁建青,身为军人,却立足乡土,执着于用百姓生活和文化视野为基调的乡村叙事。当然,这期间祁建青笔下也出过如《敦煌》《我所认识的两条河流和一条哈达》等一些可称为鸿篇巨制的历史、文化及思想随笔。但是就我的兴趣而言,我所关注的仍然是我在阅读中容易沉入进去的乡土散文,尤其是与土乡大地有关的那些亲切的篇什。

  就祁建青在散文创作方面取得的成果来说,而今的青海文坛已经是有目共睹了。如《玉树临风》的出版,当时那是好评如潮。随后出版的《瓦蓝青稞》,更是为一个创作流派树起了一面飒然迎风、光彩悦目的大旗。而祁建青本人,也由此而成为这个流派,即“青稞流派”的倡导者和创作实践中的领军人物。

  而这,正好就是今天这个研讨会上的核心话题。

  我认为,作为“青稞流派”的领军人物,以青稞为主题的散文创作,是祁建青散文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青稞,作为一种高原农作物,自高原先民在这里扎根创业、繁衍生息,岁月沧桑,确实是承载了许多自然和文化的东西。如我作为一个土族人所了解和传承而来的,青稞是土族人生命的根,是认识世界放眼未来的依靠;是文化的源头和一切民俗生成的沃土。以土族人口头传唱的长调甚至《唐德格玛》等史诗而论,其中青稞,都是首当其冲的角色。而这一些,在祁建青的青稞散文中,都有充分的表达。过去的岁月里,或许是土族文化相对弱势的原因吧,关于土乡的青稞人生,则是遗憾地没能引起文化人足够的重视,而归于平淡和“本当如此”的沉静状态。直到后来,在军旅作家祁建青的笔触开始伸入到这片文化领地以后,关于青稞的 苍茫历史,以及由此创造和衍生的别样人生和文化建构,才被文学界所重视。随之而来的是“青稞流派”的诞生和不断地发扬光大。

  后来随着“青稞流派”影响的扩大,和青稞写作的不断开掘,国刊也开始选发一些作品,而其中祁建青“青稞散文”创作无疑显示出强劲的势头。以其去年《人民文学》七月刊发的《青稞肖像画》为例, 甚至可以认为是“青稞散文系列”中的核心和梁柱。

  关于这部作品,从文本、文化,以及青稞散文可能开拓的深度和空间等方面,都是有一定感想的。

  关于农作物,凡经营过的人,大致的经验,是要熟悉作物的习性,要勤劳和吃得了苦。自然,这在祁建青笔下也不例外。不同的是,作为生长于青海等高寒地带的青稞,除此而外,还有着有别于其他的仪式感和文化气象的。

  原来,青稞自播种开始,就被赋予了一种精神、一种信念和植根于人间的责任。如文中所述,青稞的播种,是在冻土之上。那是在春风和清明之间,在一番马不停蹄的劳作之后,青稞籽种一粒不剩全部播进土里。随后,就是率性地等待。这种等待,在作者笔下,那是 :隆冬般的早春夜,外面冰天雪地,天寒地冻;

  屋里炉火彤红,暖暖融融,一家子慢条斯理暄着话儿,瞌睡袭来 打着盹儿。地里稞芽怎样了,有什么动静?这是第三,完全不用管,你该睡睡,该吃吃。

  那么,接下来就没事儿了吗?当然不是。接下来的事儿,一是在心里头,一是在仪式中。只是,这里所谓的仪式,并不是指盛大的场景、繁琐的仪规,而是由心而生的对上天的敬畏、对土地的感恩。诚如文中描述:土地是冰冻的,晚些播种可以吗?当然不行。若待土壤基本解冻,播种就生生延误了时机。分三步走 的下种、出苗、分蘖,直至吐穗,锁定七月,必须吐穗。播种晚,步步晚,还能再迟吗?高低使不得。

  这里,对于青稞被播入冻土的叙述,显然是既有经验上的点滴分寸,又有认识上的广阔视野。依文中的话说:是向冰说了不,还是义无反顾拥抱了冰?青稞的破冰之旅,一个充满生命哲学与美学光环的诱人课题,直接挑战情商智商。农业学者和文人们一样兴致浓厚,角度有所不同,心思目标相像,此处应有一篇文笔暖人的精彩专业论文。莫道英雄不问出处,小秘密包含着一个大秘密,业界和世人高看一眼的祁连山青稞,展示了卓尔不群的气质。

  祁建青的文字,从来是理性和诗性的结合。本文也是。当其面对黑土地,面对播种后的原野时,通过第一人称的表述,在抒发自己的情感时,水到渠成,带出了农人的心态 :

  播种后的原野,物象纯净,能见度通透。雪白的云团缱绻在空中,天空是柔情蜜意的蓝。冬去了,春来了,寒冷、痛楚逐渐消弭四散,温暖、舒服悄悄萌生滋长。这一跪,正是时候。亲切的达坂山,亲切的冷龙岭,我的双臂能够一揽入怀。这一跪,讨巧又讨喜。跪了地,跪了天,跪了祖先,心意满满尽至膝下。是的,有很久没有这样跪了。这捧心捧肺的礼仪哪儿有?仅为慈悲的大地之母、青春永驻的土地、孕育复苏的祥瑞时节,我神清气爽,跪姿庄重。请不要管我,我就想这样多跪一会儿。这一跪,跪了小小稞苗,跪了亲亲的种青稞的人。这一跪拜,胜过所有感谢、感激、感恩的语言。

  请原谅这段有些过长的引用,我是实在找不出能胜出这段文字的评语。换句话说,这段诗意的文字,实际是从一个亲历者的角度,反映出青稞大地的博大、温暖和养育生命的真诚、执着。面对这样的原野,一切人为设置的仪式都是多余的,仪式其实就在你的心中,在你面对麦香盈野的感动里。

  作为散文作品,是短好,还是长好,似乎至今也不见有定论。

  但是我以为,要写透一件事,篇幅过短,显然不容易做到。就像本篇,只有通过作者劲健的笔力,作鸿篇巨制式的展开,才能为读者呈现出关于高原厚土、关于青稞大地的神圣、神奇和神采。

  总之,赏读这部作品,那自然是秉承了其结构宏大、视野开阔、夹叙夹议的一贯风格。但是不同的是这篇散文视野更为开阔,主题更为丰厚,论理说事显得更有主见, 行文上甚至引入小说笔法, 从而因相应的故事性而吸引读者,并给读者足够的想象空间而满足读者的参与兴致。

  放眼“青稞流派”,不用说,军旅作家祁建青的创作那是题材广阔,表现也更为丰富,不论其思想,还是笔力,都呈现出一种坚挺开进的果敢和豪迈气质。因此,作为“青稞散文”的忠实 读者和创作的同路人,我认为“青稞流派散文”风格已经形成,影响日益扩大,也呈现出强劲的创作后劲。那么,就让我们在祁建青等作家的号召和影响下,为“青稞流派”大厦的建成,用心用情和用力,继续添砖加瓦吧!

主办:中共海北州委宣传部
技术支持: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
青ICP备08000131号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199号